✨💋哥骚哥有道💘✨

要么捡起刀剑,要么沉默寡言。

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。:

在晚上十点的五号线地铁上,看完了《窥视印度》。


很多年之前,总是梦见自己穿着一身长裙走在越南会安的街头。后来真正去了会安,倒是觉得与自己梦境不符。这几年,总是梦见自己走在恒河边,好像这几年流过的泪,全在这条河里;这几年爱过的恨过的人,伤人的被害的,全在这条河里。恒河边的日出日落看了几天几夜,也不觉得厌倦,似乎一生也就可以这样完尽了。


《窥视印度》是近期看过最值得一看的书,如果所有作者都有妹尾河童老先生那般敬业,市面上也不会有那么多让人看了都觉得浪费纸的书了。看到三分之一的时候,还以为妹尾河童是个女性,说到脚痛用卫生巾当鞋垫。看到一半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男的,这才慢半拍的去百度了他的资料,收藏了他的其他书。


谦而不卑,是妹尾河童给我的感受。书的最后一段更是精华:



光从片段窥见,旅人仍旧可以了解到一些事情。那就是“若不承认彼此的差异,就没法生存下去。”


听来或许夸张了些;现在全球都面临“如何将无法统一的东西同纳一处”的困境——而在印度,我觉得正可具体而微地看到这道课题。


回到动静,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。



生生不息、灭了又起的厌离心,不敢再问,是否能够就在这里老去。有人惊讶我重返职场,我不想说我不知道怎么说,而很多时候,最现实的问题是,要谋生啊。


此生最害怕的事情,会不会是害怕平庸。害怕被俗世捆绑着,再也没能远赴想去的国度,草草的嫁了,草草的定了,草草的忍了,也就草草的老了。


很多事情都是流于表面的虚伪,不愿戳破。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因为,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可言。


心里想着,我应该不是归属于路途的,我应该归属于“是谁来自山川湖海,却囿于厨房与爱”。


这个世界怎么看待我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能够了解到,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。


何必有那么多解释,要么捡起刀剑,要么沉默寡言。


晚安。

评论

热度(221)

  1. 让最后一个梦想破灭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CG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。 转载了此文字